什么玩意儿

..南烟寻,幸会

试着摸了摸自家婶的幼年w

忘了婶婶人设 只好重新画个

依旧是香香
练习上色嘿嘿

摸鱼w

一个梦

*短小

*真的只有一点

*文笔渣

*小小的回归之作

-——————————————————

“髭切?”

幼小的少女看着面前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

“髭切,是要去哪?”

那人并没有回应,只是有着要向前走去的样子

“是…”

贺襟子睁开眼

“我这是梦到了什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甩了甩头让自己别瞎想随后起身去敲各个刀剑的房门

然而贺襟子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问问周公暗恋之人离自己远去有什么征兆

————————————————

 这个段子源于自己的梦

梦到髭切的背影

离自己似乎有一段距离的样子

但是不知道要干嘛就醒过来了

w

审神和烛台切的闲谈

*OOC有
*自家婶婶有名字
*小学生文笔
短小
以上OK?

“我说烛台切,我和源氏没仇对吧…”
“当然没有,还有您说的这叫什么话。”烛台切边叠放着刚洗好的衣服边说道。
“毕竟我觉得就我本丸一个源氏也没有嘛…”
“咳…您确定?”烛台切瞟了一眼正在茶室内喝茶的莺丸。
“咳咳…除开莺丸,我说的是可以打检非掉的那两个…”
“有仇没仇我说不准…说不定是您痴汉力太强把髭切连同他弟弟一块吓跑了呢。”
“…我知道你对上次我要把长谷部加入鹤丸的锻结套餐这件事怀恨在心,但也别这么对我,我说过了,那是一个非常小的失误”
“这可说不准呢…您的这个小失误差点就让这个本丸的长谷部与世长辞了”
“回来,烛台切。回到正题来。”贺襟子严肃的拍了...

鹤婶段子

*ooc有

*自家婶婶有名字

*小学生文笔

短小

以上

贺襟子一如既往悠闲的到达锻刀室锻刀

“今天也没有捞到髭切呢…”刚迎接完长谷部侄子的贺襟子这么呢喃着。

“那么青江锻的这个3:20…会是一期吗…”这么想着的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理了理前发,才推门进去查看结果。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被扑面而来的樱花砸了一脸,随后看清样貌后方才睁大了双目。

“是鹤球啊!是鹤啊”

“呜哇∑”

鹤球准确来说不是被突然的拥抱而惊吓到,而是刚刚的小团子突然就变成少女上前来拥抱自己了,这可真是…吓到了

回过神来已经被刚刚还在高呼“我终于脱离难民...

青婶段子

  *OOC有
*自家婶婶有名字 幼女婶
*小学生文笔

——————————

看着本丸的大门被缓缓开启,今剑说道:“主上这是继上次之后第二次这么长时候不回本丸了呢。”
  然后过了一会把今剑换,让青江做了近侍
  今剑是没二话,青江倒是凑过来站在一旁刮着下巴说道:“主上要是能常驻本丸就好了呢。”
“对啊,主上总是离开很久,再就是回来一会。今剑都没什么时间和主上玩呢…”今剑说道。
青江想到些什么,凑到今剑耳边说道:“这个办法可能有用…虽说不是常驻…”
……
“诶…这可真是…青江江还真是厉害啊…”贺襟子看着一个3:00和一个3:20感叹道。
“哪里哪里…”青江脑内自动忽略了自己拿刀...

自从我入青江沼我家青江江就没少给我带来惊喜啊w

作为报酬过几天再码个青婶段子吧w

占个tag

青婶段子

*OOC有
*自家婶有名字 幼女婶
*小学生文笔
以上

——————————————————

    贺襟子第一次看到青江的时候就在想,自己可能会喜欢上这把刀吧。看着面前的相对于自己来说高大些的身影,缓慢的说道:
“欢迎你,微笑绿江。”
“是笑面青江。”对方带着笑答道。
然后青江清楚的看到自己主上一瞬间僵硬的笑容。
“都是翻译器的错”贺襟子小声呢喃着,随后顿了顿换上营业用笑容说道:
“咳…不要拘泥于这些细节。这样,我先带你参观本丸如何”
“那么就劳烦主上了。”
  …
     在途中除了介绍外有些交流外,再无别的话可讲,黄段子对于...

1 / 3

© 什么玩意儿 | Powered by LOFTER